开始的开始,我们都是萌新

最后的最后,渴望变成神犇

歌谣的歌谣,藏着Beep()的影子

OI的OI,该要飞往哪去

当某天,你若听见,有人在学那些奇怪的语言

当某天,你若看见,满街的网吧都在C++

当某天,再码着,这标程会是在哪一个角落

当某天,再踏进,这OI赛场会是哪片落叶,掉进回忆根节点?

表示从蒟蒻到蜕变的距离,原来只拼一年

表示树状数组和线段树,很有夫妻脸

各种遗传退火都搞不懂,还有盐排序

各种曾经狂热的玄学人品,只为分数线

我们走进学堂想要成长,U盘挥霍习惯的洛谷

提交一发,自信唏嘘,WA的初体验

OI和竞赛的字眼,格外扣人心弦

各种莫名的感伤,只说句,赛场上见

十年后你若听见,有人在学那些奇怪的语言

十年后,你若看见,满街的网吧都在C++

表示从蒟蒻到蜕变的距离,原来只拼一年

表示树状数组和线段树,很有夫妻脸

各种遗传退火都搞不懂,还有盐排序

各种曾经狂热的玄学人品,只为分数线

我们即将分别,独自浪在,NOIP各省考点

瞥见清北OI,还会以为,是我认识的谁

皓曦浩威若天李昊,std我爱你

也或许谁会忘记谁的名字,但记得

北京华电的日子

@八重樱

分类: OI

说点什么

avatar
  Subscribe  
提醒